您好,欢迎访问 love.heima.com 黑马网!  

收藏

爱情故事 频道

网恋故事| 真实故事| 感人故事| 校园爱情| 爱情小说

出嫁的明明是姐姐,姐夫却把她带走,她逃跑不

字体大小:[日期:2017-08-10]阅读:

导读:出嫁的明明是姐姐,姐夫却把她带走,她逃跑不成反受他百般折磨。

 


 
婚礼 
夏宅。 
亮洁的法国进口乳白色大理石地板砖将人影一个个映照的光彩照人,数人高的缤纷花柱挤满了整整一室。主卧室内,拖着曳地长纱的夏宛琳立在那里,神情倨傲的就像一个高贵的公主。 
今天,是她的婚礼,也是夏家最为重视的掌上明珠夏宛琳出嫁的日子。 
每到这种重要场合,夏桐总是很知趣的站在角落里。她从来就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过是夏家老爷子一夜贪欢后生下的私生女,注定只能被众星捧月的夏宛琳淹没在黑暗里。 
“哎……秦家的婚车来了……”伴娘在窗边惊呼。 
夏桐闻言朝外看,一排加长林肯井然有序的朝夏家别墅驶来。秦家在全国乃至全球,都几乎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商业霸楚。其掌舵的的帝升集团是一个集经济、娱乐、饮食、金融投资等为一体的全球性公司。旗下子公司遍布全国,其财资力量不可小觑。 
而这次将与夏宛琳成婚的便是秦家的长公子——秦慕抉。 
夏桐虽未见过这个名义上的姐夫,但多多少少还是从别人口中知道了些许。据说这个‘帝升’集团大公子,虽然才刚满23岁,个人身价已高达六十亿。从小就跟随父亲掌理‘帝升’的他,手段精明强干又心狠手辣,曾经逼得一个小公司的老板自杀。父亲为帝升总裁,而母亲达茜夫人的父亲又贵为丹麦的一等公爵…… 
有如此金贵的身价,也无怪乎一向眼比天高的夏宛琳会如此欢欣雀跃的等待出嫁了。 
“喂……”,夏宛琳忽然不满的朝夏桐叫唤道:“你过来帮我提提裙摆,都拖到地上了。” 
夏桐忙收回神思,托起了那件据说镶满了八千多颗施华洛世水钻的婚纱。夏宛琳回头嘲讽一句:“小心点,这件礼服可价值好几十万,比你妈当年做婊子时卖的贵多了。” 
周围一阵的哄笑声…… 
夏桐低低说:“是。” 
****** 
被众人簇拥着的夏宛琳刚刚走到门口,一个男人却唰的从为首的林肯车里走了出来。俊美精致的五官恍惚让夏桐产生了天神降临的错觉,只是那眸里的阴冷与幽森,却让她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嗨……达令……。”夏宛琳笑着朝前迎接,他却直接掠过她,走到了夏桐的身前。 
“你就是夏桐?”男人一动不动的盯住她,俊逸的脸颊冷酷如冰。 
夏桐愣了一下:“是。” 
“很好!”秦慕抉缓缓勾起一抹笑,随后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朝身后已然呆掉的夏宛琳说:“夏宛琳你给我听着,你的妹妹很美,相对于你,我对她更有兴趣。你曾经对曼茹做过的事,我会一样一样用她的身体来偿还!” 
男人说完,便大迈步朝车子走去,握着夏桐的手丝毫都没有松开,紧的几近碎裂。夏桐被这股大力拉扯到车前,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眼前这男人摔上了车,接着是发动机响的声音。 
你是处女吗 
光亮的柏油马路上,车子疾驰而过。耳旁的风声割的人脸皮发麻,夏桐忍不住低头抱住了裸露的肩膀。身旁的男人一直紧抿着唇开车,侧脸的线条坚毅而性感,却隐约泛着血腥的凶悍。 
他很愤怒,并且是濒临崩溃边缘的愤怒。尽管不明白他的这份愤怒由何而来,但夏桐却觉得现在的自己有必要缓解一下这车里的气氛,“姐夫……” 
谁知还未开口便已被粗暴的打断:“你要是再说这两个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 
夏桐噤了一下,缩在角落里,半晌:“可不可以开慢一点,我好想吐。” 
男人哼了一声,没有回答,车子却又提高了一档。夏桐闭着眼,紧紧的抓着胸前的安全带,害怕的发抖。 
秦慕抉不屑的看她一眼:“是处女吗?” 
夏桐一愣,睁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他的语气更加的嘲弄了:“瞧我,真是问了句废话。夏家的女人见了男人不都是倒贴着上吗?你姐姐夏宛琳为了能够嫁给我,暗地里使了多少把戏。不仅给我父亲施压,甚至于不惜害死曼茹。处女?就算你想,你的身体恐怕也忍受不了吧!” 
说着话的同时,伸出一只手来,直接扣在了她饱满的胸脯,用力挤压。 
夏桐一声尖叫,猛的推开他的手,“你这个变态!” 
看着她惊恐的模样,他似乎觉得很有趣,笑出声来:“还算敏感,我想今晚的游戏,应该会很好玩。” 
精湛的目光带着一丝嘲弄的微笑,淡淡的落在了她身上,夏桐的心却真真正正的凉到了底。侧头注视着窗外刷刷略过的风景,她咬牙握住了车把,正想开门跳出去,却被一只手生生的扯回来。 
“你疯了吗!”秦慕抉将她用力按在胸口处:“你现在跳出去,只有死!” 
“就算死也比面对你这个恶魔好!”夏桐吼道。 
“死?”他嗤笑出声:“夏桐,你以为我会让你那么容易死吗?我秦慕抉现在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姐姐想得到我,做梦都想爬上我的床,可她想要的我偏偏要给你!如果注定要下地狱,我也会拉着你一起给曼茹陪葬!” 
“什么曼茹?她是谁,我为什么要给她陪葬!”夏桐开始失控,用力的在秦慕抉的怀里挣扎,挣脱不开,便开始用牙齿咬他的手臂。 
“呲——。”秦慕抉收回痛的发麻的手臂,眼神渐渐犀利:“夏桐,这是你逼我的!” 
他哗的一下停住了车,用力抽掉了胸口的领带。侧身欺近向她,神情就像一只被挑起兴趣的野兽,张着眼在她的身上来回梭巡。 
强制占有 
眼前的女人不算漂亮,但肌肤很细白,粉色的短款裹胸礼服遮不住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挺秀的胸脯,细小的腰肢,白皙而修长的腿,每一样都足够使男人沦陷。 
他想起刚刚握住她胸前丰盈的那一刹,温软的触感该死的好! 
夏桐本能的意识到了危险,当看到他高大挺拔的身体一步一步朝自己靠近时,突然警觉的想要开门逃离…… 
但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她慌神的瞬间,他就已经粗暴的将她顶在了椅背上,唇瓣迅速的朝她压了下来。 
她脑中一片空白,吃惊的挣扎,小手用力的锤上他的胸膛,但他的胳膊像铁臂般将她牢牢禁锢。这个吻是火热的,饥渴的,充满纯**的索取与霸占! 
夏桐简直懵了…… 
就在她呆滞的瞬间,身后的椅背忽然朝后倒,夏桐一个错料不及,便已被秦慕抉压在了身下。 
夏桐尖叫:“你干什么?你放开我,你这个变态!” 
黑色的眸光因害怕晕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越加勾魂摄魄,无所适从的茫然与柔弱却勾起了身上男人的欲望,他低头,凶狠的吻近乎残忍的落在了她的发梢,颈项,赤裸的肩膀…… 
被吻过的肌肤一片片的刺痛,这哪里是吻?分明是舔血的噬咬,激烈而疯狂! 
夏桐开始叫,用最粗俗的语言咒骂,身体扭动着,如同绝望挣扎的困兽。 
“秦慕抉,你这个变态……” 
“秦慕抉,我会恨你的……” 
“秦慕抉……我求求你……唔……”夏桐的辱骂淹没在一句呻吟中,一双手早已滑入她的衣内,肆意攫取着她身体的美好。 
强健的昂扬宣示了欲望腾腾的力量,夏桐脸色剧变,只感觉身下被一股强而有力的贯穿所淹没,男人一个狠冽的挺身,长驱直入! 
“啊——。”未经人事的夏桐痛的弯起了腰,激烈的咒骂声渐渐放低,渐渐轻如呢喃…… 
秦慕抉掌控着身下的女人,只觉得那紧致包容的温暖出奇的好,几乎让经验丰富的他也差点受不了。 
夏桐急促的喘息着,身体犹如风中的柳絮,只能随着他强悍的律动而摆动,飘散的黑发向四周层层的漾开,就像水藻般美丽。 
秦慕抉微微有些发愣,意识开始昏沉,竟恍惚觉得身下这女孩咬牙隐忍的模样与记忆中的那个影子一摸一样。 
忍不住捞起她的身体:“曼茹,曼茹……。” 
那表情迷茫的就像一个失掉最心爱玩具的孩童。 
在他沉沉的呼唤声中,夏桐只觉得最后的一丝力气似乎也被用尽,闭上眼,沉沉的晕了过去。 
劫持 
一个小时后,秦慕抉穿好衣服,当目光触到座椅上的一滩鲜红时,动作顿了顿。大文学转而复杂的看向了此刻沉睡的少女。 
他没有料到,她竟然是第一次。 
对于夏家他其实并不熟,只知道父亲的公司近年想朝度假休闲业发展,而夏家在这方面的市场占有很大的份额。自然而然,父亲就将目光落在了自己和夏家的掌上明珠夏宛琳身上,希望能以联姻的方式获取最大的利益。 
他并不想忤逆自己的父亲,作为秦家的长子,未来帝升的总裁,他无比清楚的知道自己每走一步将会带来的后果以及担负的责任。大文学 
所以即使当时他已经有了曼茹,对于这场婚礼,却没有反对。 
只是—— 
秦慕抉握住了拳,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会如此的蛇蝎残忍。不仅动用了私家侦探查到了曼茹的存在,还设计的一场车祸,使得无辜的曼茹葬身火海。 
车祸?秦慕抉嘲讽的一笑,夏宛琳以为这样就能骗到他,未免也小看他了。 
秦慕抉拿过手边的西装,将夏桐**的身体盖好。顿了顿,又忍不住将她额头湿了的发拨到了耳后:“夏宛琳,这一次我就让你尝试一下失去挚爱之人的滋味。” 
****** 
手机开始震动,他摸了出来,是助手聂胜。 
“少爷。” 
“嗯……”秦慕抉坐好身体,再次启动了车子:“直升机准备好了吗?” 
“属下已经帮你停在了安东机场这里,您过来吧。” 
“嗯。” 
“少爷”,聂胜有些欲言又止:“老爷已经气疯了,夏家也到处在派人找您,您真的要——” 
秦慕抉打断他:“聂胜,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聪明人,你该知道我秦慕抉想要做的事,还没有谁有能耐阻拦。” 
聂胜顿住:“属下不敢。” 
秦慕抉慢悠悠道:“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去办,后果是什么我自己承担!” 
“是!” 
****** 
阳光很温暖,透过浅紫色的纱幔投到了一张巨大的蕾丝大床之上,夏桐慵懒的翻了个身,全身舒坦到不愿意醒来。 
直到她察觉到了鼻息间的微痒,似乎有人故意在拿毛茸茸的东西呵她。睁开眼,眼前却是一张放大的俊脸,她立刻尖叫:“啊——” 
抱住自己的身体,缩到了角落里。 
秦慕抉坐在床头,见她一副全面戒备的模样,嘲弄的扬了扬唇角:“又不是没有被我看过,装什么装?” 
夏桐这才想起昨晚在在车子上发生的事,她竟然被眼前这个男人,她名义上的姐夫……夏桐忽然有了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黑马情感
手机版
QQ群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