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love.heima.com 黑马网!  

收藏

爱情故事 频道

网恋故事| 真实故事| 感人故事| 校园爱情| 爱情小说

女人的这个地方被男人舌吻时最受不了!

字体大小:[日期:2017-07-21]阅读:

导读:我叫沈秋,11年,我怀孕,16年,我结婚。怀孕那年,我高三。

 

  

我叫沈秋,11年,我怀孕,16年,我结婚。  

怀孕那年,我高三。  

我不敢吃药,不敢告诉家人,一直用胶带勒着肚子,高考那天,我的下面突然开始流血,然后疼的晕倒在了考场上,最后只上了个三流大学。  

结婚那年,我毕业。  

我的老公,顾海,是我应聘那家公司的经理,他觉得一个女人家去上班会让他很没面子,就让我安心在家做全职太太,伺候公婆。  

朋友们都羡慕我能嫁这样一个老公,然而好景不长,顾海的事业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在外面受了气,回家就冲我发火,说我是丧门星,待在家里就知道洗衣做饭啥都不会干,在事业上也无法给他帮助,样样不如外面的女人。  

渐渐地,我们开始冷战,分居,他对我态度也越来越恶劣,半夜让我洗马桶,高烧时拉起来给他买烟。  

我都默默忍受着。  

直到有一天,他喝的醉醺醺的回家,不知道在哪里听了闲话,一进门就像憋了很久的气一样狠狠揪住我的头发,使劲扇我的脸,骂我是野鸡大学毕业的,肯定被不少老男人给草过。  

我第一次冲他吼,说他含血喷人。  

他就掐着我的脸,问我,那你为什么不是处女了?  

我愣住了,他见状,叫的更凶:“怎么不说话了,你说啊?!心虚了是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就是个出来卖的,要不然你为什么一分钱不要就嫁给我,还任劳任怨的,还不是因为你不干净,知道自己不值钱,才这么下贱!”  

我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结婚之前他说他在乎的不是那层膜,可是现在呢,他却口口声声的说我是出来卖的,而我无怨无悔的付出,竟只换来他一句下贱。  

他一顿发脾气,把房子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最后抓起我们的结婚照,往地上狠狠一砸:“这日子没法过了!你个脏女人!把东西收拾收拾,给我滚,滚出老子的房子!”  

他说完,把我用力一推,便走去了客厅,我没有站稳,摔倒在地,手心被结婚照上的玻璃割出一个大口子,鲜红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照片上。  

我疼的缩起了手掌,面对他的冷漠,却没有流一滴眼泪,说一句辩解的话,长久的折磨已经让我身心俱疲,我一昧的忍让,最终只换来了他的变本加厉。  

我起身把手包扎好,开始安静的收拾东西。  

没过多久,我听到顾海在客厅里打电话,像是故意防着我听见那样,说的很小声,等我收拾好东西刚出了房子,他便一把摔上了房门。  

我心里苦涩的不是滋味,下了楼,望着空荡荡的小区,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如果回家,妈一定会骂骂咧咧的再把我给赶回来。  

于是我坐在楼下的椅子上发了会呆,才起身出了小区。  

就在我走到路口时,一辆出租车和我擦身而过,停在了我家楼下,我没有过多在意,回过头,总觉的身上少了些什么,又恍恍惚惚的走了一会,才忽然想起包好像落在刚刚的椅子上了。  

我立马折回去,拿上包刚准备走,头顶便传来了响动声。  

我循声望去,只见四楼的阳台上,一个女的正光着上身低下腰趴在栏杆上,身后的男人扶住她翘起的臀部,用力的冲撞,四周很静,我甚至都能听到啪啪的声音。  

一时间,强烈的震惊涌上心头,我张大嘴巴,愣在原地,手臂控制不住的发颤。  

那阳台,正是我家的阳台,那男人……  

除了顾海还能是谁!  

女人趴在栏杆上,一前一后的乱颤,我看不清她的脸,她却看到了我,于是起身挡住顾海的视线,发出炫耀似的呻吟,顾海让她小点声,然后说了一句好爽,终于没有沈秋那个贱人在这碍手碍脚了。  

我听着他的话,心头涌过一股酸楚。  

原来,我一直小心维护的婚姻,只是个装满谎言和背叛的空壳,他之所以会借酒装疯,抓着我的痛楚使劲羞辱我,不过是想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赶走我,让我给他和小三腾出地方。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挪开视线,想了很久,最终还是颤抖着手指给顾海发了一条短信:  

‘离婚吧。’  

然后拖着行李箱,没一丝留恋的离开。  

表面上若无其事,心里早已是千疮百孔,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比亲眼看到老公和别人做爱更加残酷,那血淋淋的背叛,像是一把尖刀一样,一刀一刀的往肉上划。  

我的脑袋浑浑噩噩,眼眶酸红,街上的路灯看起来摇摇欲坠。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想起我无助的曾经,又想到如今,不由得在心底自嘲笑笑,老天爷,你真不公平,为什么这些事都偏偏被我一个人摊上上了,你还想要我怎样,一次来完好不好?  

心里的想法刚刚落定,不远处忽然一道车灯投射过来,我被刺的睁不开眼,心里一紧,正要往路边让开,那车便像幽灵一样朝我冲了过来,紧接着,耳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手里的行李箱哐的一声飞了出去。  

我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老天像是听到了我的请求,再次醒来的时候,我人已经躺在了医院里。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见我醒了之后,便走到我面前,递给了我一张名片和一张银行卡:“这是昨天送你来医院的那位先生留下的,说如果你对赔偿结果不满意,可以随时打给他。”  

我一头雾水的接过来,只见黑色的名片正中写着三个字:陆厉怀。  

应该就是昨天撞了我的人。  

我和医生说了一句谢谢,她刚打算离开,又忽然想起来什么转过头来对我说:“对了,刚刚你的老公来了电话,我们接通了,然后告诉了他地址,他应该很快就来接你了。”  

我一听,心里猛地咯噔一声,赶紧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发现全是顾海打过来的未接电话,短信箱里也是他发过来的恐吓短信,说我竟然敢和他提离婚,看他抓到我之后,怎么整死我。  

当我读完最后一条都是感叹号的短信后,浑身已然是一片阴冷。  

想起医生刚刚说过的话,立马拔掉了手臂上的针管,四处看了下,没有看到行李箱,只有包包,于是把名片和卡装进包包里,连鞋都没有穿好就匆匆的跑出了病房。  

然而刚跑出住院部,就看到了顾海的身影,正远远的朝这边走过来。  

我心跳狠狠停顿一下,赶紧绕道跑开,还没跑两步,就被一辆黑色轿车挡住了去路,我往左,它往左,我往右,它也往右。  

我没办法,只好把视线投向面前的车子,当看见车头迈巴赫的标志时,整个人不由的微微一惊,因为这车是顾海梦寐以求的车子,但是他根本买不起。  

就在这时,顾海突然发现了我,朝我大声的吼了一句沈秋,然后追过来。  

我被逼无路,一时间也顾不了那么多,看到驾驶座坐着个男人,就直接打开副驾驶坐了上去。  

结果没想到,车上的男人一袭黑衣,更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周身都透着一股阴鸷气息,见我上了他的车,面色稍有愠怒,以至于车内的温度都冷了几分。  

他启唇,刚想说话,我便焦急的打断了他:“拜托你,假装下我的情人。”  

他听到情人两个字,薄唇紧抿,眉梢不禁挑了挑。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望向他,等待着他的回复,手心都急出了一层薄汗,眼见顾海越走越近,而对面的男人却没有丝毫反应,只好拿出刚刚收到的银行卡,对他说:“我出钱买。”  

那男人用鼻息嗤了一声,音色有些低沉:“多少。”  

我想了想那个叫陆厉怀的可能会给我多少钱,然后想起这车子牌子,再看了看车饰,一瞬间失去了底气,支支吾吾的说:“大概……大概五千,多了算你的。”  

他眸子里闪过一抹好笑之色,表情却是冷冷的,我见顾海已经到了跟前,怕他会过来大闹一通,于是不等迈巴赫男回答,便撂下银行卡,下了车子,朝顾海走去。  

顾海一眼就认出了他梦寐以求的车子,见我从那车上下来,脸色乌青的问我时谁得车,我没回答,他便一把攥住我的手腕,叫嚣道:“是不是老男人的车?沈秋我真是低估你了,你昨天把人家给伺候爽了是吧,怎么,撕裂了,来医院了?”  

如果不是昨天亲眼看见阳台上的那一幕,我可能还会以为顾海对我有感情,才会那么在意我的过去,我也会原谅他喝醉以后对我乱发脾气,但是现在,他的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虚伪和恶心。  

我皱着眉头,用力甩开他的手:“你松开我,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把证件准备好之后,再联系我吧。”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碍手碍脚。  

然而,他根本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听我这么说之后,嘴角竟然浮起一个恐怖的笑,拽起我的手就往反方向走:“想离婚是吧,好,回家我们好好谈谈!”  

我听着他的口气,想起了他的恐吓短信,浑身冷的发抖。  

于是我拼命的反抗,使劲甩他的手,踢他的小腿,结果顾海力气太大,我只能被他拖着往前,周围的人见状,都纷纷绕道而走,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迈巴赫的车门突然打开了。  

紧接着,里面走下来了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个子特高,腿特长,无论是哪一方面,都把顾海秒的渣都不剩。  

顾海抬头,眼底闪过一丝错愕,随后灼烧起愤怒的火光,大概是因为没有想到他所谓的老男人,不仅比他多金,还比他帅气百倍。  

他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用力扯着我离开。  

迈巴赫男一个大步迈上来,紧紧的攥住我另一边的手腕,把我往他怀里一拽,锋利的嘴角挑起一个邪气的弧度,神色阴冷的对顾海说道:“松开我女人。”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头惊讶的看向他,他没有回应我,只是把我的手攥的更紧了。  

顾海也不是省油的灯,咬牙切齿的对他说:“你女人?呵,你有没有搞错,他是我老婆!”  

“或许以前是,但是我出现的这一刻,她已经和你没关系了。”迈巴赫男口吻沉着冷静,一副老练的样子,说谎根本不带眨眼的。  

顾海脸色铁青的说:“告诉你,我和她还没离婚!”  

“可以准备了。”  

“我不离。”  

“我们可以出轨。”  

“我会告她。”  

迈巴赫男闻言,顿了顿,嘴角提起轻蔑笑:“没关系,我最喜欢的,就是给我女人付钱。”  

说完,他便懒得再与顾海废话,轻而易举的让顾海松了手。  

顾海攥的拳头发白,红着眼睛看向我,像是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那样的对我说:“沈秋,和我回家。”  

我看着他那副虚伪的模样,心里腾升起一股报复的快感,早已忘了迈巴赫男只不过陪我演一时,之后的事情,还都要我一人去面对,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抱住迈巴赫男结实的手臂,喉头泛酸,却决绝的对顾海说:“你也说了,那是你家。”  

话音落下,我便对迈巴赫男说了一句:“我们走。”  

上车之后,我靠着车窗发呆,手冷的像冰块一样,控制不住的发颤。  

我开始觉得,婚姻不过是虚假的稳定关系,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得过且过,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那恶心的一幕,我亦不会如此决绝。  

“开车,随便去哪。”  

我说完,只听旁边的人嘶了一声,怒了两秒,最后还是发动了车子。  

漫无目的的望着车窗外,看着人群与高楼,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这个城市的确很繁华,似乎每一处都属于你,但是每一寸都与你无关。  

我没有想好要怎么和爸妈说这件事情,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闺蜜雪曼打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我委婉的问了下她方不方便我过去住一段时间,她挺高兴的,说当然可以,只不过得等她下班以后。  

挂了电话,我看天色还早,总不能一直让迈巴赫陪我溜达,又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只好让迈巴赫男把我送到小区。  

一路上,他都冷冷的绷着个嘴角,浑身散发着超强低气压。  

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刚把我送到地方,就来了电话,我下了车对他道谢,他却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紧接着,绝尘而去。  

迈巴赫男走后,我便坐在雪曼家小区门口的一块石头上等她,这一等就到了晚上,结果等到的却是雪曼和她男朋友挽手而归的画面,一阵窘迫滑过心头,我立马找个地方躲了起来,然后给雪曼发了个微信,说我有点事,今天先不去找她了。  

雪曼大概也是觉得今天不方便,于是没有挽留,说了一句好吧,我看着那条短信,垂下眉毛握紧了手机,那种多余的感觉特难受。  

就在这时,头顶好死不死传来轰隆隆的打雷声,豆大的雨点说下就下。  

路上的人都纷纷奔跑起来往家里赶,我却站在这雨中,无处可躲,我紧紧抱住怀里的包包,单薄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脸上湿漉漉的,我已分不清是雨还是酸溜溜的眼泪。  

我在包里翻找了好半天,只找到了几十块,还有一张黑色名片。  

望着那少的可怜的钱,我才开始懊恼白天的时候装什么大款,哪怕卡里面只有两千块钱,都够我挺一段时间了。  

我盯着手里的名片,上面的电话号码就像诱饵一样勾着我,想起医生说的话,蹲在雨里纠结的说服自己,非常时刻非常对策。  

于是我一咬牙,按下了电话号码。  

电话一接通,我便礼貌的问:“喂,请问是陆先生吗。”  

对面的人没有接话,如同石沉大海,我又问了一遍,他才沉沉的嗯了一声,大雨哗啦啦的有些扰乱听觉,有点模糊不清。  

我有些难以启齿的吞吞吐吐:“嗯,内个,我是昨晚被你撞的人,你不是说,如果我对赔偿结果不满意的话,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他闻言,没有吭声,我低头掐掐自己手掌,趁他没有挂电话前,忙说:“再加一万,要不然……”  

“敲诈么。”  

我接下来的‘要不然五千也行还’还没说出口,他便冷冷出声打断我,沉了沉,再度口吻讥诮的说:“既然你这么缺钱,不如晚上来我家赚。”  

我一听他把我当成讨生活的人,顿时气的火冒三丈,抓住电话,打肿脸充胖子的对他说:“我怎么可能会缺钱,我男朋友开的可是迈巴赫!”  

“哦?”听筒那边的人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那你抬头看看,是对面这辆么。”  

对面?  

我一头雾水的抬头,然而在抬起头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见对面真的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蒙蒙雨丝中,一个撑着黑伞的男人正站在车旁,锋利的嘴角噙着冷淡的笑意。  

那深邃的五官,高挑的身姿,阴鸷的气息——  

不就是迈巴赫男吗!

黑马情感
手机版
QQ群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