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love.heima.com 黑马网!  

收藏

婚姻家庭 频道

夫妻之道 家庭教育| 亲情故事| 婆媳关系|

新婚夜

字体大小:[日期:2006-09-28]阅读:

导读:新婚夜-我结婚的前一天,母亲去了菜市场,专门去找一种鲫鱼,而且要小母鱼,她让卖鱼的师傅把鱼膘掏出来洗干净带回来。那天晚上,母亲给那个鱼泡里-夫妻之道


结婚的前一天,母亲去了菜市场,专门去找一种鲫鱼,而且要小母鱼,她让卖鱼的师傅把鱼膘掏出来洗干净带回来。那天晚上,母亲给那个鱼泡里灌了鸡血,她说:我看出来了,志轩是个保守的孩子,明天晚上你把这个放在下面。女孩子第一次流的血是很像一个鸡心形的,只有这样才像。

  我喊:不!我觉得志轩是爱我的,我不需要这么恶俗的东西。母亲鄙夷地冷笑着:你知道吗,有些男人的自尊就值这个鱼泡!但无论如何,我无法容忍这样的做法,我甚至产生了向志轩说明一切的想法,母亲听后锐利的眼光力透我的心背,她说:你不要以自己的幸福去作这个赌注。

  千篇一律的婚礼,千篇一律的微笑,惟一不同的是我的心情。终究我还是不敢将母亲的话至于不顾。晚上客人走完之后,我偷偷地将那个鱼泡弄破在一条母亲带给我的毛巾上,那血果真如一个漂亮的鸡心。

  我怕,把灯关了,好不好。志轩笑了笑说,我理解。在黑暗中我看到志轩的嘴角动了一下,像是想要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我说:毛巾铺在我的身下。他又笑了。当爱恋与欲望潮水般涨起来时,我早已忘了身下的那个毛巾。黑夜里志轩拥着我说:真好。我笑了,暗笑母亲的迂,志轩是那么爱我,爱可以改变一切的,他根本就不在意那个毛巾,他连问都没问。
那一夜我少有的甜蜜,直到粉色的微熹爬上窗帘。打了一个香甜的哈欠,我醒了。一转身我却没看到志轩,洗手间的灯亮着,我叫了一声志轩,向洗手间走去。就在这里我看到了我终身难忘的一幕——志轩正拿着昨晚的那条毛巾在灯下仔细地看……

  手心里沁出了细密而冰凉的汗,志轩走来来抱着我在耳边说:我真高兴我的乖乖是个处女。我问:如果我不是呢?他皱了一下眉,笑着说:没有什么如果,假设不成立。我心底恶毒地想:真该把那条毛巾给他做个帽子戴在头上。

  我当然不会为这个和志轩离婚,我时常庆幸我那晚听了母亲的话。日子一天一天过着,细水长流地过着,可我常望着窗想:难道爱错了就不能重爱?我通过什么去知道他是不是第一次?

  这是我的秘密,我知道志轩的初夜只是毛巾上的那朵花,我记忆里那朵丑恶的花。
黑马情感
手机版
QQ群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