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love.heima.com 黑马网!  

收藏

情感天地 频道

情感驿站| 情感倾诉 情感教室| 心情日记| 人间有爱|

寂寞的她

字体大小:[日期:2017-07-17]阅读:

导读:那一年,她十七岁,梦一般的年纪,偷偷地背起行囊踏上了征程。一直小心翼翼计划着的行程终于跨出了一步,然自己的不告而别终究像是一份无法言说的痛苦。

   

那一年,她十七岁,梦一般的年纪,偷偷地背起行囊踏上了征程。一直小心翼翼计划着的行程终于跨出了一步,然自己的不告而别终究像是一份无法言说的痛苦。  
她比烟花,更寂寞而且北行的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平顺,上天仿佛是要惩罚她的冒失一般,把所有的磨难和曲折都要在她的身上施展得畅快淋漓。先是座位被一位上了年纪的凶悍的大妈霸占,接着就是火车路途晚点十个小时,以至于先前盘算着下午三点能到的,凌晨一点才到。看着这灯火通明的火车站,和大厅里零星的随意的躺在地上的打工者,内心满是凄哀。而后就是到火车站时钱包被偷,那可是她典当爱情的五千块钱呐。除了口袋里零碎的十几块钱,还有身上唯一一个值钱的达芙妮的挎包,这个是他不久前送给她作生日礼物的,现在也就成了分手礼物吧。她不禁悲声恸哭。  
不过她还是没有被这些压垮,蹲坐了五六个小时之后,她开始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到处去找能让她容身的地方,先是在小餐馆洗碗,理发店洗头,环卫工,而后派送外卖,兼职保姆,有时做产品促销,有时甚至在街边摆小地摊卖小饰品,不过每次都被城管追得没命地跑……尽管如此,她还是会面临着月底的那几天连吃馒头的钱都没有。而且,最难熬不是身体的劳累,而是一种自尊心的压迫。这些,就像是一次次刻骨铭心的历练,每一份工作她都会认真对待,全力以赴,然生活总是会告诉自己,并不是每一次付出都会有应得的报酬。  
她开始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生活下去,她需要坚定地站起来,她强烈地渴求能在这个城市挺着腰杆活着,而不是被压迫,被俯视,甚至被欺辱。于是两年之后,她终于如愿地在一家电子厂工作,虽然有些辛苦,有时没日没夜地加班,不过不用担心不付工资,也不用提心吊胆被辞职。她开始沉迷于这份难得的安稳。直到那天,她看到在这工作了十二年的周姐,因昼夜加班劳累过度猝死在工作台上,而工厂却只赔了2万元。她的内心一阵抽搐,厚重的不安感一直环绕着她,让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于是她决定拿出这三年的积蓄,开始思忖自己之后的路。  
她渐渐开始留意自己工厂附近的培训学校,每当有空闲,她就会不管坐多久的公交车都去旁听讲座,她急切地需要知道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正需要什么,她不想成为这个时代的落后者。当她知道现在网络日渐盛行,而且网络编程的工资也不错,她断然辞职去一所培训学校开始半年的编程学习。这对她来说,是一次莫大的冒险,也是一次莫大的机会,不过后者她不知道。这半年来,她过得比任何时候都辛苦,都寂寞。时时刻刻与那些枯燥的字符,程序为伴,有时甚至会因为一个不懂的程序而彻夜不眠。特别难熬的时候她会问自己,这样值不值得,而理智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开始,就已经没了退路。她能做的,就是比任何人都认真,都努力。  
终于熬过了这半年,本来有些偏胖的她,此时却看起来有些苍白和瘦削。在老师的推荐下,她进入了当地一家规模不大不小的公司做程序员,工资由起初的3000一下变成5000,她的内心一下亮瞪了。那一刻,突然好想他,很想很想。她掏出手机,终于按出那个默念千万次的手机号,电话那端的声音依旧熟悉如昨。她内心一阵欣喜,那被历久压抑着的希望之火顷刻肆虐燃烧起来,又被瞬间浇熄。不料他只是淡淡地询问找谁。她突然局促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分钟之后,那边断了声响。不久手机来了信息。只五个字:我已结婚了。刹那间,心像是给割裂了一般,她泪如雨下。  
她又开始全心全力地投入到繁重的工作之中,不时,也让自己去接受一些新的东西,结交一些志趣相同的人,总想着用喧闹和忙碌来填充自己内心空缺的那一角,越是费尽心思,越是虚空凄凉。她总觉得,心底有一个固执的东西,在排斥着她所做的一切。每日每夜,她都在期待,期待着他能回过头来跟她说些什么,或是问她当年为什么悄无声息地离开。然每一次期待,都是一场落空,像是已经定好的苍茫的结局,只等着她一个人,带着烟花般寂寞的心情,来祭奠。  
她终究是按捺不住寂寞,下定决心回一趟那个她生活十几年的小城,给他发了条短信:我回来了。而他,没有回复。她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零散的记忆如昨,她把每一个他们曾一起去过的地方都不由自主地走了一遍,每一步,都是那么踏实,又那么心酸,像是要花尽了自己全部的气力,才能小小填补那份空缺,却又只是一点点的空缺。  
他终究是没有回复信息,电话过去已是无法接通。她发疯似的到处询问他家住址,听说他两年前已经跟县长千金结婚,现住在县政府大楼里。听说六年前他为了一个女孩跟母亲大闹,气得他妈妈从三楼跳下来,当时被树枝挂着,才免于死,不过据说多出骨折和淤青。从此后,他变得对母亲悉心照料,言听计从,出了名的孝顺……她的心一阵阵被针扎了似的绞痛,她还记得六年前他母亲那咄咄逼人的样子,每次放学后他母亲都会找到她家大闹让她离开他,她的父亲也因此失去了从事多年的工作。看着父母因她的事而备受屈辱,还有他们那欲言又止的表情,无数次挣扎之后,她决定答应她妈妈离开他,不过条件是给她五千块钱,总有一天她会堂堂正正地跟他儿子在一起……  
时光散,人心乱,蒹葭不抵,深情谁与伴?  
芦苇长,沧海远,蝴蝶命短,怎敢共缠绵?  
她突然觉着自己走得有些颠簸,年少的轻狂与固执也都随着这些动荡的往事脱落,那时的爱,就像是腾空而起的烟花,绚烂多彩,又倾尔凄冷。而她,却一直沉浸在这顷刻的烂漫里,只一个人的执守,享一个人的悲欢。  
她比那烟花,更寂寞。
黑马情感
手机版
QQ群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