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love.heima.com 黑马网!  

收藏

情感天地 频道

情感驿站| 情感倾诉| 情感教室| 心情日记 人间有爱|

亲兄弟明算账,熟人的便宜占不得!

字体大小:[日期:2016-08-19]阅读:

导读:手机响,一看,是小月发的微信:我快疯了,我同事的丈母娘竟然突袭,说我卫生没搞好,西瓜皮没扔,还说要在这里住上两天!!! 又过了五分钟,她发来一个大哭的表情。 我问:

       手机响,一看,是小月发的微信:我快疯了,我同事的丈母娘竟然突袭,说我卫生没搞好,西瓜皮没扔,还说要在这里住上两天!!!

       心情日记

       又过了五分钟,她发来一个大哭的表情。

       我问:怎么?难不成让你现在回去搞卫生?

       她回:她让我现在就搬走...

       我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气得只想骂街,但是一分钟之后,我只回了她一句:别生气,也别跟她理论,回去把东西收拾好,晚上搬我那去。

       因为她是在她同事那租的房子!

       小月前几天兴高采烈地跟我讲到,她以前公司的一个同事在上海中环有个房子,说不要钱让她住过去,就当是帮忙看一下家,节假日什么的,小月回老家,他们夫妻俩还可以回家住。

       小月说的时候眼睛都在发亮,说终于可以结束每天挤早高峰的悲惨时光了。

       我觉得不太可靠,说,这么美的差事,不会有什么麻烦吧,小月信誓旦旦的解释说,都是熟人,能有什么麻烦,他们也是看我不容易,所以想帮我一把。

       "嗯,应该是这样了,不过你确定没问题?"

       "没问题,放心吧!"

       接着,小月以最快的速度退了房,她搬走之后我也就在附近重新找了个稍微便宜点的房子。

       搬走的时候,小月是叫她男朋友帮她搬的家,从我们住的地方到她将要住的地方,有点远,他们打的车,100块。

       那天,小月走的时候兴致勃勃,感觉像是要开启人生新篇章了一样,她在朋友圈留言:在这里的两个月虽然很辛苦,但是很值得怀念,徐泾夜晚的风很美,再见!

       我读着信息,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她对新住所的无限憧憬。

       后来,小月觉得一分钱不要有点过意不去,就跟她同事说,白住你的房子我也不好意思,这样子,我每个月给你7、800吧,我在这里跟我同学合租的价格。

       她同事说,那就800好了。

       说实话,在上海中环住个一室一厅,一个月800这件事怎么看都像是天上掉馅饼,

       不过后来的事情证实了:白掉的馅饼味道绝对没那么好!

       就在昨天,小月同事的丈母娘突袭,前后不到一小时,就让她搬走。

       理由当然可以揣测出无数个,包括那个阿姨自己说的,家里卫生没搞好,这当然只是她的理由,还有可能就是,觉得租的便宜了,不乐意,或者说是为了避免节外生枝,等等。

       前后算算,不到两天,有点讽刺。

       小月到‘家’的时候,那个阿姨已经把她所有的东西全都打包好了放在角落,坐在床上等她回来拿走。

       小月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委屈的直掉眼泪。

       小月在我们朋友圈子里以“急性子、暴脾气”著称,就连她男朋友都会尽量不去惹她不高兴。

       但是这一次,她硬生生地忍了下来,连一句跟他们理论的话都没说,因为是熟人,撕了脸日后很难相见,再加上她还只是个刚出校门的实习生,怎么吵。

       她说,回家看到自己的东西被大包小包的堆在角落,那一刻没想到什么别的,唯一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爸妈,一想到他们就好想哭,想回家。

       我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同事肯定也不想这样的事发生,也怪他们事先考虑问题不够周到,你就当是个教训了...

       话说的轻松,我知道她心里暂时还过不去这个坎,觉得自己被伤害了。

       确实,而且还是被熟人,如果不是熟人,事先就会签一份协议,遇到了这样的事,就属于一方毁约行为,自然是可以让他赔偿经济损失的,最不济也可以骂对方个狗血淋头,以泄自己的“心头之恨”!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真的是叫—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

       一开头熟人所许诺的种种好处,到最后都成了让我们进退两难的羁绊。

       我记得早几年我爸一个朋友做生意,想向我家借几万块钱,我爸妈当时并不想借,自家手头其实也不宽裕,我和弟弟都在读书,家里的老人还生着病。

       但是后来我爸松口,借给了他钱,因为这个朋友许诺了比银行高的多的利息。

       我妈对此提出异议的时候,我爸一句,都是熟人,还怕他说话不算话吗,我妈便没再吱声。

       后来,那个朋友做生意失败,亏的一塌糊涂,所以,欠我家的钱至今未还。

       虽然之后我妈也会催我爸去要,但碍于情面,我爸很少去,去了也只是讪讪的问上几句,那个朋友每次都会细数他的种种为难之处,我爸只好闭口不言。

       我们深谙“亲兄弟,明算账。”这一道理,却常常忘了“熟人的便宜占不得!”

黑马情感
手机版
QQ群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