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love.heima.com 黑马网!  

收藏

婚姻家庭 频道

夫妻之道| 家庭教育| 亲情故事 婆媳关系|

爸爸,若有来生,让我做你的女人

字体大小:[日期:2008-11-29]阅读:

导读:爸爸,若有来生,让我做你的女人-我和父亲吵架了,我情愿回到那个只能解决温饱的环境也不希望父亲如此的对放纵他的老婆。父亲在我面前哭了,很多年都没有见过他流泪了,他说


   父母离婚那年我有四岁,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父亲流着泪跪在地上求母亲不要走,母亲不停地用脚踹父亲。我平静地看着母亲头也不回地跑了,到现在我都很奇怪,为什么我那个时候没有追出去。一直到现在,我对母亲唯一的印象就是,她瘦瘦的,头发很长,特别的喜欢穿漂亮衣服,经常打我,特别是打麻将输了钱的时候。在母亲打我的时候父亲经常是用身体挡着将要落在我身上的棍棒,流着泪说,输了就输了,你打孩子干什么?


  后来父亲开始喝酒了,特别是在农闲的时候,一到晚上他就把自己灌得烂醉,但是他从来没有打过我,甚至发火的时候都不会骂我,只会流着泪摸着我的头呆呆地看着我。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父亲和村里的一个寡妇结婚了,那不是件光彩的事情,那个寡妇是出了名的“扫把星”,还不到三十五岁就嫁了四次,让人害怕的是只要和他结婚男人不出一年不是生病死就是发生意外死亡,她的第三个男人和她在一起是时间最长的,结婚一年零五天就在开山炸石头的时候被炸死了,听说尸体都没有找到,而父亲就是她的第五个男人


  以后的日子里我都叫她兰阿姨,她不让我叫她妈,说是她生不出我这样丑的女儿,还说叫她阿姨显得年轻一点。结婚以后父亲更累了,为什么能让兰阿姨买更多漂亮的衣服,他连酒都戒了,平时抽的烟都是用我写过的作业本自制的卷烟。他对兰阿姨很好,平时不要她做什么,总是干活回来就忙着做饭,吃了饭又忙着洗衣洗碗。而兰阿姨就边看电视边教我写作业,在大概半年的时间里我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暖,虽然有的时候我看到父亲满脸的疲劳却总是要陪笑着和兰阿姨说话。


  升初中考试头一天晚上,我正在复习功课,我听到兰阿姨和父亲吵架了,她说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明天就搬回去住,父亲说你小声点孩子在看书,让她听到了影响学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二天送我去考试的时候我问父亲,昨天你们为什么吵架了?父亲红着脸没有说话,我说爸爸我已经长大了,有什么事情你和我说,一家三口就我们两人是亲人了。父亲叹着气说兰阿姨的弟弟要结婚,送彩礼的钱不够要和我们借一千块钱。我听了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那钱是父亲帮人扛石头一滴血一滴汗的积攒起来给我上学用的。我说爸爸你要我还是要她你说一声,进考场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父亲一眼,他哭了,甚至鼻涕都流到了嘴边。


  兰阿姨还是没有搬走,我知道她是吓父亲的,而且只要她搬走了就失去了这种衣食无忧的太太生活,她不会舍得的,我想除了父亲没有人可以忍受她。当然,最重要的是父亲还是把钱借给了她弟弟,说是借,我想有点好笑,她娘家从我们家借了数以万计的东西我怎么就从来没有见过他们还过了?我记得父亲和我说话的时候拼命地忍着泪水,他说涵涵你放心吧,你上学的钱我会想办法的,亲戚有困难要帮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说爸爸你不用担心,也许今年我上不了初中了,我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别人有困难我们要帮,而我们有困难别人就不帮了呢?后来老师找到我们家的时候父亲才知道,我考试的时候语文就写了一篇作文,其他的都是空白。那天晚上父亲喝酒了,喝醉了以后他跪在院子里哭了一个晚上,兰阿姨也陪在他身边。


  以后的日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兰阿姨开始不穿漂亮的衣服学着做家务,每天做好饭等着父亲回来,晚上父亲也可以抽着卷烟看电视了,家里的条件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和兰阿姨一起把我送到了学校。兰阿姨乘父亲去帮我买生活用品的时候悄悄地对我说,涵涵,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以后就叫我妈吧,我笑着说兰阿姨我已经习惯了,而且叫阿姨真的可以让你显得年轻一点,说话的时候我看到她眼睛里红红的。


  从初中开始我就住校了,虽然学校离我家只有两里多一点的路,开始的时候父亲和兰阿姨商量给我买辆摩托车,我坚持要住校,我想换一种生活环境也许会让我学会更多的东西,人总是要学着自己长大的呀!每到周末我就回家,可以和父亲呆在一起说说话,虽然兰阿姨对我好了很多,但是我仍然忘不了她逼着父亲借钱给她弟弟的事情。她经常找着话题和我说话,例如在学校还习惯不,学习上吃不吃力等等,我总是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也许是她喜欢穿漂亮衣服的习惯,让我总会认为她和我那个除了虚荣心、什么都没有的母亲是一路货色。


  星期六早上和兰阿姨去买菜的时候她小声地问我,涵涵,你希不希望有个弟弟或者妹妹?我听了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忍着泪水对她说,那是你们的事情,你又不是要和我生,为什么不去问我爸爸?我看到兰阿姨的脸变成了紫色,我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快感。

 

  晚上吃饭的时候父亲喝着酒,兰阿姨又把白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父亲问我,涵涵,你的意思呢?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泪水突然的跑了出来,我说爸爸你想要就要嘛。父亲一口就喝干了一大碗酒,他红着眼睛对兰阿姨说,小兰,我看还是算了吧,多个孩子多个负担,我们努力把涵涵供到大学,我们世世代代种田我不希望涵涵再受苦了。兰阿姨没有说话,放下碗就跑到房间里去了。我低着头吃饭,回房的时候我对父亲说,爸爸如果兰阿姨想要你们还是生一个吧,真的,我也希望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的。父亲微笑着摸着我的头,涵涵,努力地读书吧,我们大人的事我们会处理的。


  也许兰阿姨真的是“扫把星”,可怜的父亲也逃不了。初三的第二个学期,兰阿姨打电话给我说爸爸出事了。我放下电话就往家里跑,在路上我不停地骂着兰阿姨,如果爸爸真的有什么事情,那样我怎么办呢?赶到医院的时候父亲还在急救室,原来父亲和兰阿姨的弟弟开车到城里购货,回来的时候出车祸了。当父亲从急救室推出来的时候我哭着扑了过去,父亲仍然在昏迷之中。在病房里父亲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问,有没有告诉涵涵,千万不要打电话给她。我放声地哭了,我说爸爸不告诉我你还能告诉谁呢?


  我请了假就陪在爸爸身边,出院的时候我才明白了,曾经反对父亲和兰阿姨要小孩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他的下身被折断的方向盘插了个对穿,这就意味着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我说爸爸是我对不起你们,父亲笑着说,傻孩子,我都老头了要孩子根本就不现实,而且我身体现在也很好呀,一样的能跑能跳。我回头的时候看到了兰阿姨的脸拉得老长,就像一只被太阳烤焦了的黄瓜。


  我顺利地考上了重点高中,离家更远了,但是我仍然每个星期都回家去。父亲为了让我生活得好一点,他的生意越来越忙,还好很顺利,到我高二的时候每到星期五下午他就开自家的车来接我。兰阿姨变了,她开始打麻将,同样的一输钱就和父亲吵架,我和父亲说干脆离婚算了,他总是说年纪不小了,能将就过就算了。很多的时候兰阿姨总是彻夜的打麻将,父亲从来不过问她什么,每次开口要钱不管多少父亲总会毫不犹疑地拿给她。在学校里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都会一个人悄悄地流泪,想着父亲为什么会那样的苦命,总盼望着周末快点到来,那样我就可以回家陪陪孤独而可怜的父亲了。


  高三的时候兰阿姨还是出问题了,她和一个麻友打麻将的时候打着打着就打到了床上。父亲知道后没有任何的反应,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那么的软弱,他竟然对兰阿姨说不管你怎么玩我不在乎,但是希望你不要和我离婚。这样的事情对兰阿姨来说无疑是求之不得的,她开始很少和父亲吵架,但是夜不归家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黑马情感
手机版
QQ群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