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love.heima.com 黑马网!  

收藏

恋爱宝典 频道

恋爱技巧| 泡妞宝典| 爱情感悟| 情书大全| 做魅力女人| 爱情婚姻| 男人女人| 爱情诗词 爱情电影|

徐志摩爱情诗选

字体大小:[日期:2009-02-01]阅读:

导读:徐志摩爱情诗选-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mdash;mdash;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爱情诗词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有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我来扬子江边买一把莲蓬
  
   我来扬子江边买一把莲蓬;  
   手剥一层层莲衣,  
   看江鸥在眼前飞,  
   忍含着一眼悲泪——
   我想着你,我想着你,啊小龙!
  
   我尝一尝莲瓤,回味曾经的温存:——
   那阶前不卷的重帘,
   掩护着同心的欢恋:
   我又听着你的盟言,
   “永远是你的,我的身体,我的灵魂。”
  
   我尝一尝莲心,我的心比莲心苦;
   我长夜里怔忡,
   挣不开的恶梦,
   谁知我的苦痛?
   你害了我,爱,这日子叫我如何过?
  
   但我不能责你负,我不忍猜你变,
   我心肠只是一片柔:
   你是我的!我依旧
   将你紧紧的抱搂——
   除非是天翻——
   但谁能想象那一天?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云游
  
   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
   自在,轻盈,你本不想停留
   在天的那方或地的那角,
   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
   你更不经意在卑微的地面
   有一流涧水,虽则你的明艳
   在过路时点染了他的空灵,
   使他惊醒,将你的倩影抱紧。
  
   他抱紧的是绵密的忧愁,
   因为美不能在风光中静止;
   他要,你已飞渡万重的山头,
   去更阔大的湖海投射影子!
   他在为你消瘦,那一流涧水,
   在无能的盼望,盼望你飞回!


       再不见雷峰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冢,
   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
   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冢。
  
   为什么感慨,对着这光阴应分的摧残?
   世上多的是不应分的变态,
   世上多的是不应分的变态;
   为什么感慨,对着这光阴应分的摧残?
  
   为什么感慨:这塔是镇压,这坟是掩埋,
   镇压还不如掩埋来得痛快!
   镇压还不如掩埋来得痛快,
   为什么感慨:这塔是镇压,这坟是掩埋。
  
   再没有雷峰;雷峰从此掩埋在人的记忆中:
   象曾经的幻梦,曾经的爱宠;
   象曾经的幻梦,曾经的爱宠,
   再没有雷峰;雷峰从此掩埋在人的记忆中。

  
      我有一个恋爱
  
   我有一个恋爱;——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他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万颗的明星!
  
   山涧边小草花的知心,
   高楼上小孩童的欢欣,
   旅行人的灯亮与南针:——
   万万里外闪烁的精灵!
  
   我有一个破碎的魂灵,
   像一堆破碎的水晶,
   散布在荒野的枯草里——
   饱啜你一瞬瞬的殷勤。
  
   人生的冰激与柔情,
   我也曾尝味,我也曾容忍;
   有时阶砌下蟋蟀的秋吟,
   引起我心伤,逼迫我泪零。
  
   我袒露我的坦白的胸襟,
   献爱与一天的明星,
   任凭人生是幻是真
   地球在或是消派——
   大空中永远有不昧的明星!
  
  
      沙扬那拉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黑马情感
手机版
QQ群交流群